丘耳露

最近的临摹~

【曦澄中秋活动】贪酒欢

 夭寿啦!泽芜君又喝醉酒了,正撒娇耍泼要江宗主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ooc严重
完全是想到啥写啥,毫无逻辑可言
不喜勿入~
谢谢各位!😬😬😬

——正文分割线——

 莲花坞

  一池莲花随风而动,花香也跟着这股微风一阵阵溢出来,配着酒香倒是有些醉人了。这不,坐落在一池莲花中央的在朱华亭里的蓝曦臣俊美的脸上爬上了一抹红,倒不是因为饮了酒,而是实打实被这酒气给熏的。

  而他对面的紫衣青年是没事人般一杯接着一杯,面不改色。

  “啧,蓝大宗主,你这滴酒未沾,脸便红成这样,被人看见莫不是要被人说我欺了你”

  江澄心中自是苦涩,心里太多事压抑着,有时竟也怪起自己的酒量来,怎的喝就是不醉。好不容易有个人能陪自己喝酒,却是个一杯倒。

  “呵~”

  罢了,只要他肯陪着自己,哪怕只是坐在。

  不,只有他蓝曦臣才行。若是换了别人早被紫电赶走了,少在这碍眼。

  想到这江澄不禁皱眉眯眼,自己何时竟如此矫情。又举起酒杯往嘴里送,动作刚到一半便被人把酒杯截走,截走酒杯之人就着杯中酒一饮而尽。

  “蓝曦臣,你这是为何,我又没少你酒”

  江澄错愕,脸有些发烫。蓝曦臣刚才喝的地方明明是自己刚才喝过的地方。

  天哪~

  间接接吻什么都了解一下。

  蓝曦臣没有回应江澄,只盯着他看,像似要把他给看穿。

  本就较为深沉的瞳色,因为酒的原因更是深沉的可怕,像一幽深谭水面上带着星光,能将人吸进去。配着那因喝了酒就像抹了胭脂的眼尾,比平时艳泽的薄唇,显得如此深情,美的教人心惊。

  便是那样一对美丽动人的眸子久久的定定的注视着江澄,仿佛眼前就是自己最珍贵之物。江澄怎么受得了,心跳都漏了一拍,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看我做什么”

  蓝曦臣揽过江澄的脖子,轻轻的把脸贴在他的脸颊上“晚吟,你心里有事不必憋着,你说出来有我在呢。”

  蓝曦臣顿了顿,握住那只带着银戒的手,确定江澄没有甩紫电的意思继续说道

  “有时我倒想用酒来灌醉你,让你说出来。可惜我喝不过你。”

  蓝曦臣终于摈弃了那近乎完美的微笑,哭丧着脸。

  一瞬间江澄只觉得一股暖流穿过全身,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但确实被蓝曦臣这副样子给逗笑了。伸手扶住蓝曦臣将要倒在桌子上的脑袋。

  “你这样,我说了你又如何听的清呢?”

  蓝曦臣在彻底晕倒前想,果然喝酒行不通。

  江澄伸手拍了怕蓝曦臣红润的脸,看着这个的蓝大宗主,现在像个泥似的趴在自己身上不省人事。叹了口气,鬼的霁风明月,鬼的白衣飘飘似仙人。

  “你若想知道,又何必用酒,我告诉你便是”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扶好蓝曦臣让他趴在桌子上,等着他醒。经过上次蓝曦臣醉酒,江澄这次可得了趣。

  江澄一手酒壶,一手酒杯依靠在朱华亭的栏杆上,看着这满池竞相开放的莲花,粉白的花瓣上带着晶莹露珠,有的叶子已经盛不了多的露珠了,像断线的珠子般往下掉,发出嘀嗒的声音。微风拂面,吹散了这几日的阴霾。偏头看看像似睡着的蓝曦臣,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

  这样好像也不错。

  如果江澄有预知的能力,他肯定不会这样想了。打死他也不会。

  “晚吟,不准你再喝酒”蓝曦臣双手叉腰,活像是吼出来的。

  夜晚的静谧便被这高昂的一声,给打断。没错,我们的泽芜君醒了。

  江澄强行压抑住卡在喉咙里的“你找死”,一边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告诉自己他喝醉了,他已经醉了,不要跟他计较。

  还未等他转过身去,蓝曦臣便一个健步向前夺了江澄手中的酒壶和白玉酒杯。等他反应过来时,蓝曦臣的衣角已从他的手中滑过,带来一阵凉意。

  “蓝曦臣,你干什么”江澄看着蓝曦臣拿起酒杯在眼前晃悠“你不能喝”

  蓝曦臣用手指沾了沾杯子里的酒,伸进嘴里。表情立马变了,整个眉眼像要化了一样耸拉下来,看着江澄一脸幽怨“辣~”

  我的晚吟怎么爱喝这个,涣涣比这个好吃多了。

  晚吟怎么不理我。

  晚吟好凶QAQ~

  “哎!”江澄扶额“叫你别喝!”说着就要去拿蓝曦臣手里的东西。

  蓝曦臣一个闪身躲过江澄的魔爪,跑到了围栏边上

  “晚吟,你凶我,”

  要是放在平时这么近的距离江澄是不会失手的,谁能想到一个喝醉的人动作还能如此迅速。

  江澄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显的平和些,放软了语气

  “好,你过来,我不凶你了”

  他就怕蓝曦臣一个不小心掉下池里,虽说大家都是修仙之人,身体比常人结实,但是夜深水凉也是够呛。

  晚吟好温柔,好想抱晚吟,想亲亲抱抱举高高。手上的坏东西好碍事,扔掉,扔掉。蓝曦臣身体力行,转身面朝莲花池利落的甩掉酒壶,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倒掉了酒杯里的酒,还顺手把酒杯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乾坤袋中。

  这是晚吟用过的,要好好收起来。

  蓝曦臣做完这些暗戳戳的搓着大手,不顾已经快惊的下巴脱臼的江澄,优雅转身,他与江澄对视片刻,便微微张开双臂,语声温柔澄澈,像是一阵裹挟着星辰碎屑从苍穹降下的风。

  “晚吟!抱~”

  江澄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他呆立在原地全身血液都仿佛被灌注了铅一样沉重,几乎难以流动。不对,蓝曦臣为什么要收着我的白玉酒杯。

  你可得了吧,蓝曦臣!

  你这怕不是喝醉酒,是被哪个神经病穷鬼给夺舍了吧!不然怎么会收了他的白玉酒杯,虽然云深不知处不行奢侈之风,但也不至于连一个白玉酒杯都没有。

  “不管你是谁,最好快给我滚出来”

  江澄吼道强忍着甩紫电的冲动改用手这里摸摸,哪里敲敲。江澄本人是没觉着怎么样,少时跟江家师兄弟们亲密接触惯了。蓝曦臣可是从脸红到了脖子,蓝家人素来行雅正之风,就连与弟弟蓝忘机也不时常如此。

  蓝曦臣眨巴着眼睛,还是展开双手一副委屈样“唔~晚吟,你叫谁出来”

  晚吟当着我的面叫被人出来,好委屈。

  不过晚吟摸我了,好害羞~

  江澄这才发现蓝曦臣异常红润的脸,赶紧收回做恶的手,看见蓝曦臣这副委屈的样子,一时热气上涌“你别让我看见你这副样子”

  是的,蓝曦臣偏着头理解了一下江澄说的意思,然后非常听话的用手把云纹抹额拉到自己眼睛的位置

  “这样晚吟就看不见了”

  然后双手又展开成原样,等着江澄抱他。

  晚吟怎么还不抱我,手好酸。

  看不见了,鬼的看不见了,是你看不见了吧!要是让蓝启仁看见你这样,怕是要家规抄到你手废为止。

  算了,江澄决定不理他,理了他指不定还闹出什么花样来。双手交叉在胸前,坐在凳子上,修长的双腿从衣服下摆伸出来,心情较好的看着眼前这个用抹额挡眼的瞎子。

  晚吟怎么还不抱我,蓝曦臣嘴角一撇,像是有了个主意

  “晚吟,涣涣手好酸”

  光说不行两只展开的大手还适应的晃了晃。真的是戏精本精了。

  没错蓝曦臣赌对了,他江澄就是心软。

  只见江澄薄薄的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看见蓝曦臣晃动手的时候他就心疼了,更别说他那一声软糯的晚吟,现在他的心早化成一摊水了。

  哎,蓝曦臣你就作吧!

  手指微凉的触感滑过蓝曦臣的脸,眼前的遮挡物被拿下,出现了被放大版的凌厉俊美的脸,一双杏目清澈明亮。

  “蓝曦臣你好歹也是堂堂的一宗之主,怎么这般孩子气”

  江澄面对蓝曦臣,双手置于他脑后,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撩起多余的头发,将抹额给他重新带上,又替他整理好额前和鬓角的碎发

  随后又将蓝曦臣轻轻的拥进怀里“你们蓝家人喝醉都这样?”。刚才隔的远,没有闻到蓝曦臣身上谈谈的檀香,煞是好闻。

  蓝曦臣像是得到允许般,加重了这个拥抱,像是要把江澄揉到自己骨子里才肯罢休“云深不知处禁酒”蓝曦臣把头放在对方肩膀上,发出闷闷的声音。

  江澄感受着对方的力气,这哪是手酸的人啊!放在平时自己手劲都没那么大

  “抱也抱了,放开我回去睡觉了”

  蓝曦臣闻言,摇摇头眨巴眼,抱得更紧了。“不睡,涣涣手酸睡不着”

  “那你想怎样”

  “晚吟亲亲我,你亲亲我我就不酸了”

  “蓝曦臣,,,”我亲你大爷!话说到一半江澄实在说不下去了。一把推开蓝曦臣就要甩手走人,一想自己走了,还不知道他要闹到什么时候,脚硬生生的改了一个方向,一屁股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内心戏丰富的蓝曦臣还在:晚吟他推开了我,晚吟不要我了。冷不防听到一句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还不滚过来”江澄没好气道,我倒要看他还有什么要闹的。

  蓝曦臣立马坐在江澄旁边,一副乖巧雅正的样子,仿佛刚才闹着要亲亲抱抱的不是他一样。

  江澄的手抚上蓝曦臣的手臂,力度适中的揉捏着。语气却不善“不酸了,赶紧给我滚去睡觉”

  江澄低着头,蓝曦臣看不见他的表情,自然也就看不见他勾起的嘴角,只能看见他眼窝下睫毛留下的阴影,衬得他皮肤越发白皙。

  “晚吟,你看我”

  “看你做什么”

  “嗯,?看完我就去去睡觉”

  “真的!”江澄像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似的,立马抬头。

  “唔~”江澄错愕,他嘴唇上的是什么,软软的。一股冷檀香味萦绕在鼻尖。嗯?等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脸已经红透。

  蓝曦臣竟刻意在哪等着他?

  这个吻只是浅尝截止,犹如蜻蜓点水般只一瞬就立即离开。

  “叮~”

  带着莲花香气的微风拂来,中间似还夹杂着一声清脆的铃响。

  “晚吟,你的铃铛响了”

  “风吹的”

  江澄的脸更红了,懊恼清心铃怎么响了。蓝曦臣不知道这云梦江家清心铃的奥妙,可江澄却是清楚的很,这铃铛平时是不会轻易响的,唯有它察觉到有邪祟在附近或者是主人遇到了命定之人,它才会发出声响。

  莲花坞布置有结界,邪祟根本创不进来。

  “晚吟,你亲我了”蓝曦臣笑了个开怀,像是个得了甜头的孩子。

  我的晚吟脸红了,好可爱。

  江澄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个蓝曦臣,平时看不出来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诶诶,,,,蓝曦臣你干什么?”江澄看着蓝曦臣的脸逐渐向下移,不不不!不对江澄试着踏了踏脚,脚下空空如也,他被人举起来了。

  知道这个事实的江宗主,惊的连紫电都忘了拿出来。

  蓝曦臣双手放在江澄的腋下,硬生生的将江澄举了起来,嘴里念道“举高高”

  “蓝曦臣,你大爷的!”一声浑厚高昂的男音响彻整个莲花坞。

  莲花坞的男女老少们,默默的为泽芜君的明天捏了把汗。